痛快地跑 慢慢地想 我与“大地之野”有个约会

作者:
来源:【临安新闻网添加日期:2017-05-10

2017首次采风与天目山相拥

痛快地跑 慢慢地想 我与“大地之野”有个约会

    惊蛰,蛰虫惊而出走矣。我们不知地底下那看不见的世界是何种光景,不过惊蛰后一周的植树节,我们小记者团却真的“出走”了一回,走到那大自然的怀抱中。这是今年我们小记者团的第一次采风,选择了植树节,选择了天目山,这含意是不是好像在绿色中打了个滚,蘸饱了生机?行程是我们和大地之野一起精心选择的,上午是户外游戏,中午是感恩午餐,下午用松果制作小玩意。这么好玩的安排,我们不想只去一次,一定要一去再去!不信?请看小记者们怎么说。

自然之法 法无定法

记者 孙梦蕾

    来到大地之野,我认识了好几位朋友。早上带队做游戏的有大山、树蛙和燕子、蜜蜂,下午手工制作课时又见到了山鹰,负责全程拍摄的是猴子。加上原来就认识的野草,感觉自己掉进了娱乐圈,哦不,自然圈。

    当然他们都有自己在人类社会的名字,但在大地之野,大家以自然名互称。在户外游戏“自然连结”里,每个孩子都有了自然名。喜欢水的叫小溪、小河,于是出现两条小溪包围一条小河;喜欢熊的叫浣熊、棕熊、熊猫,发现熊族人丁蛮兴旺;脑洞大的叫天空……作为旁观者的我,心痒难忍,好嘛终于能做回主给自己取名换姓了!我打算叫野人,感觉一脚踩在自然界,一脚也没脱离人类,方便回归。

    上帝说要有光,于是有了光;大地之野说风神来了,于是有了大风。大风吹啊吹,把小记者们吹得东倒西歪。这风很邪门,如果风神说“吹身上有绿色的”,那么叫草啊树的就被吹得跑起来,若说“吹有眼睛的”,叫动物名的都全场乱窜。最狠的那位风神说“吹有生命的”,一时每个人都大呼小叫起来,还把小溪给呆住了。

    小溪朋友问大山老师:“水是有生命的吗?”

    大山老师:“你觉得呢?这个问题有多种答案,也许我们现在还不能确定。但你可以问问你自己怎么觉得。”

    小溪陷入了思考。

    我喜欢大山,也喜欢小溪,更喜欢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