如何掌握采访的引导权

作者:
来源:【临安新闻网添加日期:2017-01-17

    “是不是这样/那样啊?”“是的/不是。”——最笨拙的采访;

    “你当时的感想/想法?”“说不清。”——最无奈的采访;

    “为什么会这样古怪?”“不想说。”——最绝望的采访。

    当面对采访对象你快哭出来的时候,你才发觉这一切都是因为,你在这次采访中完全失去了控制力量,失去了通向真相的引导之路,也就是失去了采访的引导权!原因在于,很多人认为采访只是简单的问话,完全忽略了由于采访所形成的特殊的人际交往氛围。

    语言是心灵的窗户。要想启开采访对象的嘴巴,走进他的内心世界,采访时如何问话是十分重要的。在多年的实际经验中,我认为,平等的朋友式的交流,有助于采访的成功。采访时,记者千万不能动辄摆出记者做派,以高人一等的姿态,有意或无意的拉开跟被采访者的心里距离。如若这样,采访对象就可能会“失语”,记者也就失去了采访的引导权。

    那么,在新闻采访中如何自始至终都掌握着引导权,控制话题的深度广度和方向呢?我认为应从下面三点入手。

    首先,在语言表达上贴近被采访者心理。

    这一点很重要,确切的说就是首先站在被采访者的角度看待问题,引起他的倾诉欲望。

    1999年10月,陕西华阴发生一起女教师在小学生脸上刻“贼”字的恶性事件。当我赶到时,女教师被县教育局处分后生病住在了医院,对记者采访抵触情绪很大,以至于多家媒体的记者落空而归。认识到这种局面后,我并没有急于接触女教师,而是先从她的丈夫、父母和同事外围处掌握到大量的情况后,才去医院见这位女教师。

    “虽然出了这事,但我知道你以前是位好老师。”见面的第一句话,我就先肯定女教师的成绩,“你多次获得过县、市优秀教师称号,并且教学论文还曾获得过省级一等奖。我想,你这样(刻贼字)做也许有你的道理,是吗?”

    女教师听我说完,本来躺着的她“腾”地坐了起来,说:“我的成绩是有目共睹的。”“是的,你也很爱学生,学生也很喜欢你。”我有意把话语贴近她。“这是真的。”女教师脸上渐渐舒展开来,慢慢打消了顾虑,敞开了心扉,说出了她恨铁不成钢,一时糊涂在学生脸上刻下“贼”字的悔恨之事。

    世上没有无缘无辜的爱,也没有无缘无辜的恨。无论明星或者犯罪分子,他们的行为动机总有一些理由在支撑,而且都有寻找认同和共鸣的心里需求,哪怕是虚荣心和忏悔的心,都有要别人理解或者宽容的欲望。所以,采访时,在言语上贴近采访对象,获得其信任和认同是采访的成功关键。

    其次,引导和倾听也是分不开的。

    采访时,只有你表现出愿意倾听的姿态,才能给对方一个非常诚意的心理暗示。

    2001年7月13日,我到浙江新昌县采访吴小莉在大陆的母亲陈梅娥老人。79岁的老太太是吴小莉父亲吴振华的前妻。1945年,吴振华留下23岁陈梅娥和3个月的儿子,随国民党军队兵败到台湾。陈梅娥老大娘一生刚强,自己终身未有再嫁,一个人带着儿子含辛茹苦,默默无闻。缘于吴小莉,老人有了与记者倾诉的机会,其激动的心可想而知。采访时,刚刚坐下,老人就打开了话匣子,如江河之水,滔滔不绝地述说起来。老人的新昌方言我听不太懂,我不得不几次打断她的话。不料,这竟惹怒了老人。她突然站起身,说了句“我还得打猪草”,拂袖而去。

    我不知如何是好。陪同的新昌市外宣传办一位50多岁的领导悄悄提醒我,你应她说完在问。

    我知道自己的失误,随老人来到她家后面的小山上,边帮她打猪草,边听她絮絮叨叨的说了一个上午。下午,老人的内心话倾诉完了,心情归于平静,对我是有问必答。

    这次采访对我触动很大,它使我明白,有时,失也是得。暂时失去采访权,是为了后来更好的得到采访权。

    人心都是肉长的。将心比心的心理任何人都有,甚至可以抛出一些采访者自我的经验感受去碰撞,形成了真正的沟通之后,你在“聊天”中引导性的追问和假设性提问甚至激将法提问才能受到良好效果。才能“激活”被采访者的新闻资源和内在能量,使你的引导性提问被接受并展开。

    第三,提问的角度不能忽视。

    采访开始时,记者可故意不直奔主题,而是留着机会引导被访者主动“走到”这个问题上,尤其对于敏感事情的采访,要让提问仿佛都是前一个话题的自然延续,也仿佛下一个话题总是两个人共同的选择。

    不久前的4月14日,铁警女英雄任长霞突然因公殉职。家庭约我采访其亲属,从铁警女英雄的“似水柔情”方面展现出任长霞为人女,为人妻,为人母的生活一面。

    4月17日,登封市14万群众自发为任长霞送行,陪她走完最后一段路程。4月18日上午,我走进了任长霞的家见到了其丈夫卫春晓。当时,央视,人民公安报等媒体的记者都在。气氛很沉重,大家都小心翼翼,惟恐触痛了卫春晓悲伤。想了想,我决定从卫春晓和任长霞的初恋时节问起。夫妻间初恋是美好的。卫春晓仿佛暂时忘却了悲痛,从初恋到结婚再到育子,自然而然地讲完了妻子任长霞生前的一切。

    随后,我又采访了任长霞的母亲、妹妹和儿子。针对这些不同身份的悲伤者,我选者不同令他们值得回忆的美好话题,终于使得采访顺利完成。

    可见,选择采访提问的角度是很重要的。角度选择的准,就能引导采访对象谈话由此及彼。有时即使是悲伤的或尴尬的话题,只要开始选好提问的角度和话题,采访对象也能接受,也会顺其谈话自然地说出深藏内心的东西。

    总而言之,记者只有在开放、平等和自然的朋友式交流过程中,话语贴近采访对象,仔细倾听他的叙说,选准角度敞开他的心扉,才能掌握着采访的引导权。而只有掌握了采访的引导权,采访才会进展顺利,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。

信息发布:童雪清

 
 
 
 
“政信网”今日临安小记者  临安新闻网制作维护
浙新办[2004]42号 浙ICP备05002139号 未经授权禁止复制或镜像